首页  »  校园春色  »  [心灵黑客](00-01)[作者:bearpool]
[心灵黑客](00-01)[作者:bearpool]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92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PS:作品改编自游戏《マインドハッカー-お前の心は俺のモノ-》。 *********************************** 
             序章 便所饭的甜点
 
  「叮……咚……」
 
  下课铃响起啊,教室弥漫起仿佛祭典般的热闹气氛。台上年轻的讲师败退而 去,仔细听的话,本来死去的校园中,都回光返照地活了过来。
 
  真是受不了。
 
  忍受着忍受着好像永远结束不了的课程啊,终于到了一天中最期待的午休时 间。但那群吵闹的苍蝇真是太烦人了,在出鸡皮疙瘩前赶紧撤退吧。
 
  啊啊,从这恼人的混沌中脱出,前往我那独一无二的「圣域」。
 
  从书包中找出早上上学路上买来的HP补给品,我站起来,却被人拦住了。 
  烦人的家伙。
 
  「啊,XX同学,稍等一下……」又是这个女人啊。这么大的胸部,就取名 巨乳A吧。
 
  「XX同学,那,那个,我们的课题报告是一组的,不如中午和我们一起吃 个饭,然后商量一下课题……怎么样?」
 
  从旁边又出现一个轻佻的声音:「喔喔这可是女生邀请吃饭哦……错过不要 太可惜哦……」
 
  啊啊总是不肯放过我的两个人。巨乳A是令人惊奇的黑色长发,仿佛千金大 小姐般的举止。旁边一个,就叫巨乳B吧,则是挑染成桃红,碎剪的短发,皮衣 加上战胜严冬的黑色短裙,一副重金属乐队中毒的假小子样。简直是南辕北辙的 两个人,为什么会成为朋友的呢?
 
  还有,为什么会缠上我呢?
 
  「抱歉……今天就算了,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装出一副虚弱的样 子。
 
  巨乳A眼中闪过的莫非是动摇?总之她说道:「这、这样啊……身体不要紧 吗?要不要带你去保健室?」
 
  真是烦人哪……这女人是故意要碍我的事吗?一直一直一直这样,总是换着 理由找我,难道看不出来我忙着吗!
 
  「……不用了。这也太麻烦您了。」不知道怎么突然卑躬屈膝的我,赶紧转 身逃了。被留下的那两个,不知何时总会放弃再找我的吧?
 
  这么想着,离开教室后还是听得见巨乳B大声说着什么。啊啊,真是太烦人 了。
 
  「身体不舒服就算了,明天再找你哦!」喂喂开什么玩笑!
 
  明明班里其他同学都放过我了,就这两个女的!
 
     ***    ***    ***    ***
 
  说起来,我是那种跟别人绝对玩不到一起去的性格。不是说笨拙什么的,而 是更根本上的,我是看到人就感觉烦。
 
  同学很烦。
 
  父母很烦。
 
  人群很烦。
 
  全都很烦……所以我尽量都是避免和人接触,可是,偏偏……总之太烦了。 
  虽然也想过找个女的赶紧把童贞给破了,但如果是要为此逼着自己找个女朋 友的话,唔,想想就感觉太烦了。
 
  真要说的话,我想要的只是能任我干又不用说什么废话的「性奴隶」罢了。 
  真有就好了。虽然我也知道这不现实啦,但想想总可以吧?
 
  胡思乱想着,我最后的圣域到了。
 
  从教学楼步行3分钟,穿过停满自行车的双层停车场,校园角落的树林中有 个不常用的小楼。小楼中没什么人用的厕所中最里面一个隔间,就是我通常吃午 饭的地方。
 
  面包很快就被处决了,那么就到我的私人时间了……
 
  今天的点心是谁呢?
 
  就她了,校长的孙女!那个傲慢的女人!
 
  虽然也是一个班的,但我对她的事也不太清楚……
 
  只知道是班里女生的老大。真是岂有此理的家伙!
 
     ***    ***    ***    ***
 
  少女在我身下孜孜不倦着。我随手抚摸着她略烫过的及肩马尾。丝编的蝶形 发带刺刺的。
 
  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上翻着眼眸祈求着我。
 
  「继续。」我说道。
 
  少女微微抬头,把阴茎从嘴里释放出来。威武的凶器在她精致的小脸前张牙 舞爪,看得少女意乱情迷。
 
  少女伸出香舌仔细舔着龟头和马眼,然后浅浅地含住,贝齿轻合,擦拭着龟 头冠沟中的污渍,小舌一卷,混着唾液吃进喉中。两只小手也不闲着,一只爱抚 着肉棒,一只揉搓着睾丸。
 
  「骚货!」我骂着,把她头压了下去。
 
  少女的眼神妩媚地笑了,更加努力地起伏着。
 
  我终于受不了她的功夫,两手都抱住她的脑袋,像是用着自慰器般拼命抽插 着。少女「呜呜呜」地呜咽了,但是我却毫不怜惜,只当她是物品,只管把龟头 往她喉咙中插去,马眼不停地撞在什么东西上。
 
  少女挣扎了,像是想呕吐的样子。
 
  那是她的扁桃体。
 
  「啊……」我舒服地叫了出来。
 
  一个不小心,扁桃体的小瘤插进了马眼之中,太刺激了啊,几乎逼着我射出 来。
 
  「贱人!」低吼着,我从马桶上坐了起来,死死把少女脑袋摁在隔间门板上 死命抽插着,撞得门板砰砰直响,少女的口水把她的脸和我的下身打得全湿。 
  又是几十下,少女已经翻起了白眼,我把龟头捅进了喉咙,射了出来。无可 避免地,少女只能让这些精液慢慢地流进胃里。
 
  再抽插了几下,我慢慢抽出肉棒,并让少女用小巧的舌头帮我把龟头上泛起 的白沫清干净。
 
  「哼哼,精液就这么好吃吗?」用软下来的肉棒打着少女的眼睛,我看着少 女卖好的笑容取笑道。
 
  「哼哼哼,手淫就这么好玩吗?」耳边一个声音响起。
 
     ***    ***    ***    ***
 
  是谁!
 
  我顾不上清理从门板上缓缓流下的「子孙们」,慌忙拉起脚跟上的裤子,四 顾望着。
 
  可是谁也不在。
 
  「真是不健全呢,大中午的就开始手淫。哼,也只有你这种烂到根里去的家 伙才做得出来哟。」明明就在耳边,可就是没人在。
 
  是谁!侵略只属于我的圣域的是谁!我拉开了隔门。
 
  还是没有人。
 
  「圣域呢……也是呢,除你以外还有谁会在这种地方做这种事呢……还真令 人毛骨悚然呢。」什、什么……混、混蛋,是在挑衅我吗!到底在哪里? 
  「呼呼,在这里哟。」声音又一次响起,那沙哑的似乎充满欲望的声线,引 着我向身前的走道望去。
 
  白光。
 
  让我不由自主流出眼泪,再也睁不开眼这种程度的白光。
 
  等到恢复视线,已经是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我摔倒靠在墙壁上,屁股下是湿冷的墙砖。
 
  然后我哑然地看着身前。
 
  就在厕所最后一个隔间……也就是属于我的圣域的门外,不知从何时开始, 一个稚嫩少女外形的奇妙存在就站在那里。
 
  何等纤细的身姿啊!飘散的青色长发违反重力漂浮着,上身却只着寸缕,看 不出材质的黑色小衣镶着金边,只能遮住胸部上还没成熟的果实,中间开了一个 大大的口子,从颈部一直裸露到美丽的肚脐。下身被层层叠叠的鲸骨裙挡着严严 实实。
 
  最吸引我的却是她胸口的鲜红印记。好像是倒扣三角组成的六芒星,却在我 没发现的瞬间改变了形状,就像是一个不在这个时空出现的立体的图形似的…… 意识到其中的异样,我转过眼,看向「它」的脸。
 
  好像是小丑的帽子,却是镶着金边的黑色,上面书写着神秘的金色符号。少 女金黄的双眸微笑着,透漏出不可名状的意义。耳朵尖尖的竖起……等等,尖尖 的?
 
  「少女呢……真是失礼啊,要说年龄的话啊,妾身也是存在了数千年的魔神 哟……嘛,的确还很年轻就是了。」这是在开什么玩笑……一瞬间我想到了数种 可能。
 
  「真抱歉呢,妾身可不是快递服务员呢。还有这也不是做梦,也不是什么整 人的陷阱哟。」
 
  什么……这家伙,从刚才开始,说的东西就一副能看透我的想法的样子…… 
  「就是如此哟。嗯,午休也差不多时间了……就只能先做个自我介绍了。」 少女样的存在似有意似无意地转了一圈,裙子向上飘起少许,我却只能从其中看 到一片黑暗……还有雪白的玉背。
 
  「妾身名曰希洱(Seere)身司精神与心灵的魔神哟。至此并无他意, 正是为了同你交易来着哟。」正说着,上课前10分钟的预备铃远远响起。「那 么……请记住哟,黄昏时再见……不过,既然已经在妾身的眼皮底下,想逃…… 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自称希洱的少女就此消失了。我冲到门外,冷风吹着 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搞、毛……希洱,魔神……哈?」突兀的异常情况,化作言语更只是 觉得荒诞无稽。但我连继续消化的时间也没有,因为马上就是下午的课程了。向 着教室迈步而去时,我只感觉脚步像被荆索缠绕般的沉重。
 
     ***    ***    ***    ***
 
  「啊,糟糕。」
 
  快走到教室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离开厕所的时候,我既没有清除精液,也 忘了洗手。算了,门上的精液不一定会被人看见,大男人不洗手也没什么大不了 的。
 
  然后我就在地上看见一块绣帕。
 
  不由自主地把手帕捡了起来,虽然没什么经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华丽 散发着香气的绣帕。在小说游戏里见过许多次这样的段子了,嘛,不过现实里是 不可能发生的。
 
  自嘲着,我就近想把手帕放在一旁窗台上……
 
  「放开!把你那脏手放开!」手帕一下被夺走,但身边香味一下子浓郁了很 多。看着皱眉往后躲着我的夺帕者,什么嘛,正是我今天饭后的小点,校长的孙 女。
 
  孙女大人一句道谢或道歉的话也没有,挑了挑眉头,直接转身进了教室。 
  这算啥。无可理喻,简直是最恶心的展开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偶然捡 起手帕,就用那种态度,非要鄙视我吗?
 
  哼哼哼,果然是让人不爽的家伙。真是,今天拿她做小菜真是做对了。 
  然后又到了放学后。下午的课程并没有什么特别,反正对我来说就是发呆或 是打瞌睡。这样子,腐朽的校园生活又过去了一天。这是毫无乐趣的日常生活。 
  「那个……你,是叫XX的吧?」还在收拾书桌,突然就被搭话了。今天第 二次了。莫非今天是佛灭日吗?
 
  抬头看来,不是别人,正是孙女大人。莫名其妙地,她和中午时的态度完全 不一样,应该说是好多了。
 
  「中午的时候真是抱歉了!」嘴里正式地道歉,但身体却是一副随时准备逃 跑的样子。
 
  「……没关系,我也没在意。」
 
  「但是啊,我说,能不能请你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啊啊,早知如此, 我就该扔着手帕掉地上不管的。我认错。我反省。如果无视手帕的话也不用听你 的废话了。对了,请您尽力使用被我手淫的手摸过的绣帕吧!
 
  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着什么的孙女,我只能目光游移地想东想西。不查,身后 却传来少女温软又活泼的叫声:「啊,姐姐……」从我身边蹦跳而过,一个没见 过的女孩跑着就抱住了孙女大人。
 
  喂喂这是哪位?对面又增加了,像是RPG中一样,孙女难道还会召唤同伴 吗?
 
  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个没见过的像小动物似的家伙是谁?不可不承认这家 伙长得还是挺可爱的。秀发带着小卷,晶莹莹的像是带着闪光,耳畔的发饰则是 一朵盛开的百合花。小小的脸蛋子上,大大的眼珠满满的笑意,奔跑使得白皙的 脸颊浮现起诱人的红晕。身体也小小的,土气运动服竟穿出一种可爱的感觉…… 从前没见过的话,应该是学妹吧?
 
  「姐姐姐姐,那个呢,嗯啊,爷爷……不对,要说是校长呢,校长在找姐姐 呢。」既然叫着孙女「姐姐」,那她也应该是校长的孙女咯?啊,原来孙女有两 个啊,那就喊她次女吧。听着姐妹俩简单的对话,瞎想着发呆突兀地站在一边的 我一不小心把撤退的时机给错过了。
 
  「啊,不好意思打扰你和姐姐说话了呢……」少女歪着脑袋向我道歉,然后 又自我介绍了几句。没办法,我也只能应付一两句。
 
  「我叫XX……也不是在和你姐姐说什么啦……只是一个班的而已。」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是和姐姐同班的学长呢。那还真是,多亏您 平日里照拂姐姐了呢。」说着客气话,次女大人竟然还乖巧地向我鞠起躬来,旁 边的姐姐一脸怪相。我想我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吧。
 
  「……也没啥……照拂啥的……那么再见。」再待着就太白目了,总之我抓 住机会赶紧溜了。
 
     ***    ***    ***    ***
 
  在走廊里小跑了一段,我又缓下了脚步。
 
  次女啊……虽然是第一次见,不过还真是我的菜呢。虽说体型萝莉了一些少 了点肉感,但却是一等一的惹人怜爱。
 
  真想……把这个少女……
 
  调教成顺从的性奴隶……
 
  然后肆意地陵辱她、奸污她、搞脏她、弄坏她……
 
  突然,灵光一闪。
 
  「对了啊……那个叫希洱的女孩……」突然想起那个奇装异服自称魔神的少 女,好像有叫我现在去找她的样子?今天还真是,毫无意义的大受女生欢迎的日 子啊。只可惜我感觉到的只有烦闷。
 
  「嗯,还能记起来还真是令人高兴……只是拒绝麻烦事的同时,还请记得遵 守与妾身的约定哟。」约定?那是啥?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单方面有说什么想要 交易之类的吧。
 
  话说回来,搞毛我就和这个希洱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地就用心灵感应说起话来 了?啊啊明明这么多想起来就烦的事,又来玩超现实了。
 
  「哼……就算你这么说,难道就不想听听妾身怎么说吗?不管怎么说,都绝 不是对你不利的交易哦……」似乎察觉到我内心的动摇,少女的沙哑的声音继续 道,「那么……嗯,请到三楼现在没人的教室里来。」三楼没人的教室,有这样 的地方吗?
 
  到了三楼,我轻易地找到了约定的地点。
 
  「没人的教室……」看着门上贴着的「暂停使用」牌子,我的手放在门上犹 豫了。
 
  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
 
  反正,也是难得有趣的事。
 
  反正,今天就是我的灾难日。
 
  于是,我拉开了这扇改变我人生的大门。
 
  即便后悔,那也是许久许久以后的事情了。
 
             第一章 魔神的试炼
 
  「这个……就是我的精神中枢吗?」右手提着锐光的马刀,左手握着平凡的 小圆盾,站在一堆由我精神所构造的怪物的尸体中,我望着眼前巨大的水晶…… 浮在半空的水晶,十二面的晶柱高达数层楼,上下两端汇聚成点。晶柱的表面和 内部时不时弥漫着黑雾,在说不清来自哪里的光源下散发着诡异的气氛。而晶柱 的外面裹着一圈水晶锁链,将晶柱限制在这个宽广的房间中。
 
  「如果我砍断这锁链会怎么样?」
 
  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的希洱答道:「那么,你就可以拿走灵核,把自己变 成自己的玩物了哟,呵呵呵。」像是说了什么笑话似地自顾自笑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拿走我的灵核使我成为你的玩物?」
 
  希洱望了望伫立在前的精神中枢,马上转过眼去,「这种程度的灵核……既 没有力量又不够纯净,完全没有收集的意义。我要收集的,只有散发着青春的力 量,又纯洁美丽的灵核……没错,比如说那几个少女。」
 
  黄昏的时候,希洱和我在无人的教室中,签订了这样的交易:魔神希洱赐予 我《心灵黑客》的能力,让我能够潜入指定人物啊……也就是希洱说的那几个少 女……的《精神世界》从中取得精神中枢所化为的灵核。
 
  希洱的目的就是收集灵核,而被夺走精神中枢的少女们,则会在心灵黑客能 力的作用下变成我的性奴隶。
 
  那个气质高傲又讨厌男人的校长孙女……
 
  还有她像小动物似的纯真污垢的妹妹……
 
  那个扮着温柔从以前开始就缠着我不放的女人……
 
  她身边吵闹又大声的那个重金属系……
 
  真是双方都受惠的好交易。毕竟被掠夺的是别人嘛!
 
  「呵呵呵,妾身呢……最喜欢和内心黑暗阴险的人类交易了。特别是像你这 种外表还伪装成无害羔羊的类型哟……啊啊,真是太棒了。」
 
  交易完成,希洱让我先回了宿舍……一路上,我发现希洱在别人的眼中似乎 是隐形的。和读心术,心灵感应一样,这是魔神的力量吗?
 
  到了房间,希洱一下子把我扑倒在床上……想不到身体纤细的她,力气竟然 这么大。
 
  「喂,你要做什么……」
 
  「呵呵,是该开始仪式的时间了哟……嗯……」希洱妖艳的脸上浮起兴奋的 红晕,带着长手套的双手暴力性地抱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吻了上来。小巧的香舌 突破了牙齿的防线,接触到了我的舌头。
 
  舌头上顿时一烫,嘴里弥漫起血腥味。疼痛感迟钝了几秒钟才涌起。
 
  我讶异地看着眼前的她,视线却渐渐模糊了。在最后的意识中,我只看到她 放开软到在床的我,面上露出的那抹古怪的笑容……
 
  我竟然还能思考着,这就是我的初吻吗?
 
  醒来后,才知道我被她传送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据她传念说,我已经被 设定成这个世界的入侵者,而有如白细胞般守护这个世界的怪物们,将毫不留情 地想把我打倒。这是一个试炼,只有通过后,我才有足够的经验和武装来战胜目 标的四个少女。
 
  「……我被打败了会怎样?」
 
  「也没什么,只是在精神上会虚弱一段时间哟。」
 
  「那被我打败的怪物会怎样?」
 
  「嗯,也不怎么样,毕竟是你精神世界自己的产物嘛,估计你还是会虚弱一 段时间……」FUCK!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会是一个好像中世纪风格魔幻冒险游戏的 样子啊?」
 
  「……」竟然把通讯给切断了!
 
  然后我就一路杀下去,从空手到捡到装备,我感觉自己逐渐变强了。
 
  最后终于到达了精神中枢。什么也不用做,我从水晶后面的楼梯下去……回 到了现实。
 
     ***    ***    ***    ***
 
  喂,现在是什么情况?
 
  回到现实时,累得一动都不能动的我发现自己的裤子拉链被打开,希洱侧卧 在我的身边,左手轻轻撸动着我还未勃起的肉棒,而右手在小嘴的帮助下一个个 打开我衬衫的扣子。
 
  「唔,醒来啦?」魔神娇媚地抬头望着我,手上的功夫却不停下。虽然心里 还对被幼女手交有点障碍,但那温暖的小手还是让我鸡巴自顾自地硬了起来。希 洱就这么套弄着,犹如别的生物似的鸡巴也张牙舞爪地直指天花板。
 
  「哈,流出来了哟。」少女左手中指从马眼上拂过,挑起一丝银色的前列腺 液,炫耀般地献宝给我看。
 
  「啊……别……」呻吟出来时我就脸红了,竟然被幼女搞到呻吟,真是丢男 人的脸。但处男的意志力有多薄弱还用说吗?
 
  希洱倒是很享受我的呻吟,她又把我外裤彻底打开,拉底内裤把阴囊也一并 解放出来,然后换了手,左手揉捏着蛋蛋,右手继续套弄着。
 
  「舒服吗?」希洱的腿也动了起来,用膝盖把我双腿分开,裤管压着她的右 手,我的蛋蛋被挤着生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也动起了情,反正在我看来她的确 满脸情欲的红晕。
 
  「为什么要……哦……这么做……」一边呻吟着,我一边试图靠问题分散注 意力。
 
  「你莫非不舒服吗……哧溜……」希洱作弄我似地放缓了套弄的速度,同时 还狠狠地舔了下我的奶头,害得我被刺激得浑身一个激灵,屁股一弹而起,可惜 被她套弄的手压制住了。欲望逐渐迷失了我的理智,我开始不安分地扭动,妄图 让她能撸动得再快一点……但魔神少女就是装作不知情地慢慢套弄。
 
  「……舒服……」我只好屈辱地回应道,「……不能……再快一点吗?」 
  「什么快?要说清楚哟……」希洱戏虐地在我耳边细语道,手下动作还是不 紧不慢的。
 
  「就是……套弄鸡巴……你的小手套弄我的鸡巴再快一点!」怕被人听见, 我只能低吼道。少女咧着嘴咬住我的耳垂,「这份欲望,妾身收下了哟……」像 是发动机般,少女的手迅速撸动着,剧烈地快感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怎么样……啊……想要……射精了吗……」希洱一边娇喘着,一 边在我耳边喃喃着,沙哑地声线此时是那么地诱人,「想要把你的精液……毫无 意义地挥霍……精子没有用来传播子孙……就这么空虚地死在空气中吗……」我 完全被她玩弄了,只能讷讷地点头,「想……」她噗哧笑了出来,却没说什么, 继续着手下的工作。
 
  看着她努力地样子,一时我心里涌起一股混杂的我不清楚是什么的感情,在 无穷的欲望中为我保留了一丝清明,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嘴不由自主地说了, 「希洱……你还是处女吗?」希洱的手瞬间僵住了。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阳具也变软了些。
 
  希洱又慢慢撸动起来,望着我的鸡巴,口中似乎漫不经心地答道啊:「处女 吗……以前还没有人这么问过我哟。我告诉过你吧啊……其实我已经有几千岁了 哟。什么样的性爱……」说着却脸红了起来,「……都经历过了哟。」
 
  我低头看着这个自称活了数千年的少女。
 
  的确,和稚嫩的外表不同啊,她的手活熟练又刺激啊,直接能击沉我这个童 贞男……不能不让人怀疑她的过去。
 
  只是……这又与我有何关系呢……这么想着,心里某个地方却隐隐作痛。 
  一种自暴自弃的黑暗感情突然涌起,我不顾希洱的惊愕突然往她的嘴上吻了 上去,吮吸着她的娇唇。少女片刻睁大了双眼,也许是读取了我的心意吧,又闭 上了双眼,细细体会着我们的唇舌交流,手上也用上了劲。
 
  随着我欲火贲张,有着读心术的少女一句话都不用问,疯狂地帮我撸动着, 口舌之间的交流也更剧烈了……一口口地吞着我的口水,然后混着她的所有物再 反哺给我……就像两条相濡以沫的鱼。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撸动中,我达到了射精的边缘:「咕噜啊……我要……射 啊……了……」她随着我的目光看向不停套弄的小手,吻后的小脸带着不明所以 红润的光彩。
 
  「你就……射出来吧啊……」
 
  少女的声音顿了顿,颤抖地问道,「你……想……射在我身上……」我的心 灵毫不保留自己的欲望。
 
  明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萝莉控的,但此时希洱细嫩娇小的身体是那么地吸 引我。我的目光在她的小手和胸前雪白光滑的皮肤之间不断游移着,终于,一个 侧身暴起,伸手搂住了她。
 
  「希洱……希洱!我……我射了!」
 
  少女的娇嫩身躯只在我抱住她的瞬间抖了下,然后继续套弄着我的鸡巴,直 到精液一股股地射在我和她身体间的空隙,大力的射精将精液喷洒得到处都是, 在她的小腹,她的胸前,甚至是她的下颔……
 
  希洱继续轻轻撸着,直到我射无所射,膨胀的巨龙彻底安息下来。
 
  搂着她,我一点也不想动弹。
 
     ***    ***    ***    ***
 
  分开后,希洱站着转了一圈,身上残留我的精液竟然一下都消失了。
 
  我懒散地大字躺在床上,也不追究这是什么不科学现象了,只是该问的还是 要问:「能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先问你,从精神世界出来后的第一感受是什么?」当然是累。不然也不会 被她一开始为所欲为。接着魔神少女解释道,一般成功的Hack是不会这么累 的,这次主要是因为下潜的对象正是我自己的缘故。从我精神中消灭了多少守护 者,就会对自己造成多少的消耗……而这要到试炼之后回到现实才体现得出来。 一般来说,精神中入侵时体力可以慢慢在休息中回复,而精神力不会……在精神 力消耗殆尽的时候,只能动弹不得或是用精神世界获得的道具《精神浓缩物》来 补充了。这次从精神世界出来的瞬间,体力和精神都一下子几近清空,所以自然 是累得动弹不得了。
 
  「体力是只能等待自然恢复啊……但精神力在潜完后却是有别的方法补充的 哟。」希洱告诉我,「欲望……就是回复精神力的最强速药。」从精神世界出来 耗光精神的时候,只要打一炮,精神就能增加不少。
 
  「就是说,以后只要我在精神世界里耗光了精神力,出来后就可以找你做这 样的事情了?」虽然不承认,但我的心跳的确砰砰了两下。
 
  「想得美。这次只是例外哟。」少女似乎娇羞地撇过了脸,缓了一下又回过 头说,「一般在精神世界中战败了,精神世界的《精神体》会在无意识地吸取你 的精神力……也就是用欲望的方法哟。欲望的效果是相互的,对对方来说不过是 做了场春梦,而你也能在出来后恢复精神力。」
 
  精神体?
 
  「精神体是产生自宿主深层心理作为宿主精神最终守护者的存在哟。这次由 于你就是你自己的精神体,所以没办法用这种办法。」
 
  不过,即便能用这方法,呕,对象是自己的话,什么欲望也没有了吧。 
  还有,灵核收集对象没有男人真是太好了。
 
  总之,今夜的MindHack结束了。魔神在交代完要说的事情后就隐身 消失了,我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我的身边。
 
  睡在还带有我精液味道的单人床上,体力耗尽的我逐渐陷入深眠……
 
               (待续)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