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4)作者:御马迎风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4)作者:御马迎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0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慧黠老闆娘~张丽如(二十四终)
 
  杨野站在房间的门口,一言不发,双眼紧紧盯着房门,不时流露出焦虑的眼 神。
 
  古语有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一切明明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为什么总是有变数发生?杨野仰头叹息,自 己还是大意了。
 
  房间的门终於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出来。
 
  杨野急忙走向前问道:「曾姨,我老婆的情况怎么样?」
 
  「唉!孩子保不住了。」曾羽媚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孩子无所谓!我是问我老婆要不要紧?」杨野急不可待地问道。
 
  曾羽媚微微一笑,说道:「你老婆不要紧,放心罢。」
 
  杨野总算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虽然没有危险,但是身体很虚弱,必须好好的调养!」曾羽媚说到这里, 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不是曾姨要说你,你也太粗鲁了,把一个千娇百媚 的新娘子搞成这样,当真欠揍。」
 
  杨野抓了抓头,讪讪一笑。
 
  曾羽媚见状,忍不住笑了出来并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你这孩子,娶 老婆也不告诉曾姨,连杯喜酒也舍不得请曾姨,亏我还跟你妈妈情同姐妹。」 
  「只是闺房情趣而已,不是真的……」杨野揉了揉自己的头,回答道。 
  「我知道!」曾羽媚看了杨野一眼,说道:「她……就是你上次要我拿避孕 器的女人吧?你这臭小子真行啊,才拿避孕器没多久,就被你搞大了肚子!」 
  「曾姨别笑我了,你知道的嘛,年轻人一遇到这事总是冲动,不顾后果。」 
  杨野有些不好意思。
 
  「冲动!冲动就可以这样吗?把她的肛门搞得血肉模糊。」曾羽媚瞪着眼责 备道。
 
  「嘿嘿……」杨野笑了笑,接着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说道:「两次 麻烦曾姨,这是姪儿对您的一点孝心,您可千万别嫌弃啊!」
 
  曾羽媚看也不看就将支票推了回去,说道:「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跟你母亲 是什么交情,你不知道吗?」
 
  「可是……」杨野迟疑地说道。
 
  「少啰嗦!」曾羽媚打断道:「对了,上次那件事还没谢谢你呢。」
 
  「什么事啊?」杨野装糊涂地说道。
 
  「哼,你这傢伙还装蒜。」曾羽媚接着说道:「要不是你的话,那个姓吴的 死丫头,早已经骑到我的头顶上了。」
 
  「……」杨野一时之间沉吟不语。
 
  曾羽媚咬牙切齿,依然自顾自地说道:「这个死丫头,仗着自己年轻貌美、 有几分姿色,就想跟我争妇产科主任的位置,哼!真是不自量力……」
 
  「呃……」杨野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回应。
 
  「我最欣赏你的优点,就是小心谨慎!」曾羽媚微笑地说道:「说说那姓吴 的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嗯……很好……」杨野含糊地应道。
 
  「臭小子,不想说就算了!」曾羽媚神情愉悦地接着说道:「记得好好加油 啊,我还等着替她接生呢。」
 
  「知道了,曾姨。」杨野点头说道。
 
  「好了,没事曾姨先回去了。」曾羽媚接着说道:「你不用送了,好好照顾 你的俏新娘吧!」
 
  话一说完,便转身负手离开了杨府。
 
 ********************************* 
  夜晚十点,三部轿车驰骋在蜿蜒的山路上。
 
  前后两部车上,只有驾驶员,只有中间的那一辆车,除了驾驶座与副驾驶座 有人之外,后座之上更是坐满了三个人,两个人正一左一右地架着赖俊伟。 
  终於,来到了一处山路下坡的起点,三部轿车同时停了下来。
 
  一直浑浑噩噩的赖俊伟,睁开了双眼,问道:「这里……是……哪里……」 
  「送你回家!」身边的人,不耐烦地回答道。
 
  「回家……」赖俊伟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不是我家……」
 
  「急什么!」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李胜辉,开口说道:「你还没喝我们董事长 的喜酒呢,怎么能送你回家!那太失礼了。」
 
  只见坐在赖俊伟身边的两个人,一人抓住他的双臂,另一人抓住他的头发并 向后一扯,而李胜辉此时已经打开了一瓶酒,转身将瓶口塞入赖俊伟得嘴里…… 
  「呃……」赖俊伟挣扎不已,无奈在压制之下,仅有头部能微微扭动。 
  瓶中的酒逐渐往下沉,不仅流入了赖俊伟的腹中,更有不少从嘴角沿着腮帮 子涌流出来。
 
  直到酒瓶空了,李胜辉这才抽出酒瓶,骂道:「去你妈的!真是浪费,这可 是上好的威士忌啊。」接着又开了一瓶,灌了进去。
 
  过了一会,才将赖俊伟架了出来,塞入了第一辆车的驾驶座里,并且扣上了 安全带!而这辆车正是赖俊伟的车。
 
  原本就已经心力交瘁的赖俊伟,再加上过量酒精之下,根本无法反抗。 
  李胜辉将车子发动之后,迅速关上了车门,而其他人已经开始将车子向前方 斜坡推进……
 
  当车子由慢转快之后,所有人已经跟不上车行的速度,於是便停下了脚步观 望。
 
  在下坡加速度的作用之下,车子越冲越快;赖俊伟勉强张开朦胧的双眼,发 现自己正冲向一座小桥旁边的护栏,他不由得大惊失色想要猛踩煞车,可是却已 经来不及了……
 
  只见车子瞬间冲破了护栏,在赖俊伟的惨嚎声中,笔直地冲下了溪谷,撞向 了十多公尺深的溪床。
 
  「砰!」一声巨响传来,车头先行着地,接着整部车四轮朝天地倒下,传出 了第二声的巨响。
 
  「怎么没有爆炸?」一名手下问道。
 
  一同站在桥边的李胜辉,回答道:「没关系,杨董指示了,如果没爆炸,他 后续另有安排!我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是!」其他人回答之后,便迅速上了另一辆车,离开了现场……
 
  就在众人离开之后,桥下的阴暗处,一条人影缓步走了出来,在距离赖俊伟 的车子不远处,停下了脚步。
 
  漆黑的四周,看不清来人的面目,只有在他嘴边的一点红光,偶而亮起,看 出这是一个男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一个长相、穿着 都很斯文的男人。
 
  他锋锐的眼神直射车内,发现车内之人满身是血,已经昏迷不醒!他一侧的 嘴角微微扬起,接着扫视车子的四周,发现加油口处源源不绝地流出了液体,在 地上形成了一道蜿蜒的水流……
 
  神秘的男人,一动也不动地静等了一会,等到水流的长度,达到他的预期之 后,只见他伸手捻下嘴角的红光,然后信手一扬,只见那一点红光,在漆黑的天 空中,划出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精准地落在了水流的最前端,接着在火焰燃起 的前一刻,他已经转身离去,从他不急不徐的脚步来看,便知道他的内心是如何 地笃定与自信。
 
  当他再次回到桥下的阴暗处,背后已经响起了惊人的爆炸声,冲天的火光, 瞬间照亮了黑暗,也照出了人世间的黑暗面。
 
  只见那个男人,嘴上又叨着一根香烟,他以一只手掌护住了打火机的火,桔 黄色的火焰,不仅将香烟点燃,更将他阴沉的脸庞照亮了。
 
  就在爆炸声停止,火光趋缓之后,他取出了手机,按下了快速拨号键…… 
 ********************************* 
  不知过了多久,张丽如才从昏迷中逐渐恢复了知觉,晕沉沉中只感觉自己彷 彿躺在柔软的云端里,有只大手拧着热毛巾,细心的擦拭着自己的身子。 
  「嗯……」她不禁迷糊的呻吟了一声,全身酸痛之处,彷彿都得到了放松, 温暖的感觉,很是舒服。
 
  「你醒啦,丽奴……」如释重负的声音,温柔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你看 看,怎么这么鲁莽,差一点把我担心死了……」
 
  这声音使得张丽如完全清醒了,睁开了柔美的双眸,首先跃入眼帘的,是天 花板上镶嵌的日光灯。
 
  明亮的环境里,张丽如发现自己置身於一张高级的双人床之上,床单和被子 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系列,一对松软的枕头上,各绣着一颗心型的图案,图案的 中间一对鸳鸯,两情缱绻地悠游戏水,鸳鸯的头顶上,还有一双缠卷一起的『连 理枝』,充满了新婚燕尔的特有气氛。
 
  身穿新娘的自己,就这样娇软无力的躺在大床上,一动也不动地任凭身旁的 男人,用热毛巾细心地擦拭自己裸露在外的肉体。
 
  感觉到身下的晃动,这才知道自己置身的空间,是一辆厢型的货车。
 
  突然想起一事,张丽如急忙伸出纤弱的玉手,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小腹,不 禁花容失色,刹那间整个人彷彿僵住了,然后,她的泪水犹如江河决堤般涌了出 来……
 
  此时,电话的铃声响起……
 
  杨野看了一眼来电话号码之后,立刻接了起来,「喂!」
 
  「先生,事情已经完成了。」电话里,传来了冰冷的声音。
 
  「喔!已经将他平安送回家了吗?」杨野答非所问地回答道:「嗯,做得很 好!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再通知你……」
 
  「是!」电话那头,意会地回答道。
 
  「辛苦了!你回去休息吧……」挂掉电话之后,杨野来到张丽如的身边,将 鸳鸯枕头立起,靠坐在上面后,轻轻地扶起身畔泪流满面的新娘子,温柔地将她 拥入怀抱里,说道:「怎么哭了呢?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对了……他已经平 安到家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看到男人细心地安慰自己,对於自己失去了孩子,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张 丽如内心深处的歉意,更是如潮水般涌至。
 
  终於忍不住内心的自责,张丽如的一双藕臂,紧紧地抱着杨野的虎腰,埋首 在他宽阔的胸膛,放声大哭道:「孩子……没……没有了……呜……对不起…… 
  对不起……呜……对不起……呜……呜……「
 
  杨野惊喜万分,这是第一次,张丽如在清醒状态下,主动伸手拥抱着自己! 
  叫他怎能不雀跃、怎能不狂喜!
 
  他轻抚着心爱女人的滑嫩裸背,温言地宽慰道:「没关系,别再难过了!你 知道吗?在我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见杨野令人感动的深情言语,张丽如忍不住抱得更紧、哭得更凶了。 
  「乖!别哭了……」杨野轻声道:「我知道你舍不得那孩子,别哭了……等 你的身体养好之后,我们再将他生回来……好不好?」
 
  「孩子……我的孩子……呜……是妈妈对不起你……呜……」张丽如喃喃地 泣诉着。
 
  杨野不断地柔声安慰着……
 
  哭了好一会儿后,张丽如终於抬起螓首来,眼神坚定的凝视着杨野,轻启朱 唇道:「好……我们一定要将他再生回来……」
 
  杨野呼出一口长气,自己终於彻底的佔有了这个绝色俏佳人,她那尤物般的 肉体,终於完完全全属於自己一个人所有了,他兴奋地想要开口大叫。
 
  张丽如轻轻地拭去泪水,开口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带你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开始全新的生活……」杨野说道。

   「嗯……」张丽如缓缓地闭上了水灵柔媚的双眸,慢慢地在男人的怀里睡着 了。
 
  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美艳娇靥,杨野心中想道:「对我来说,爱一个人就是 意味着佔有……赖俊伟,我从来没想过要你的命,是你自己不知道放手,才会招 致杀身之祸……你可以怨我、可以恨我,但……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弱肉强食的 世界,註定你终将被淘汰的命运……」
 
  脑海里思索着『抱得美人归』的辛苦过程,杨野低下头吻了吻张丽如那张巧 夺天工的俏脸,继续想道:「宝贝,恐怕你怎么也想不到……在你二度成为新娘 子的今天,同时也成为了一个诱人犯罪的『俏寡妇』……」
 
  杨野满意地闭上眼睛,拥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也沉沉地睡去……
 
  然而,车子继续往位於深山的后宫驶去……
 
 ********************************* 
  从今以后,一连数年,在这个城市里,就再也没人见过张丽如的倩影。 
  当张丽如再现芳踪之时,已经是七年之后了。她不再是『雅鑫』的老闆娘, 而是以堂堂正正『杨氏企业』老闆娘的身份,走进杨氏总部大楼,
 
  当时的『杨氏企业』美国分公司,正遭逢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董事长杨野 身在美国,处理得焦头烂额,所以无暇兼顾国内的事务,所有在国内的中高级干 部齐聚,会议室里,犹如菜市场一般乱七八糟。
 
  就在大家群龙无首,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传来一 句娇滴滴的呵斥:「杨先生一不在,你们就全乱了!」
 
  现场顿时静默下来,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眼戴墨镜,从头到脚,都被一件宽 大的黑色带帽风衣,紧紧包裹着的女人走了进来,迳自走到企业最高领导人的座 位旁,随即优雅的脱去风衣与墨镜,仪态万千地坐了下来。
 
  她一出现,犹如仙女落凡,立刻吸引了四周关注的目光。女人们是忌妒的目 光,而男人们则是赤裸、贪婪的眼神。
 
  张丽如穿着一身淡蓝色套装,上衣合体的剪裁,将她的纤细的小蛮腰略向内 收,丰满挺拔的傲人乳房格外地醒目吸睛;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窄裙,围罩住 了圆滚弹翘的臀肉,刚好遮在膝盖上的二分之一处,肉色的丝袜,在灯光的映照 下,微微泛出令人喷血的肉光,高跟的水晶凉鞋,将她的完美双腿,显现得更加 修长;她的那张绝艳俏脸,散发着典雅高贵、仪态万千的非凡气质,乌黑柔润的 长发,自然地飘逸在肩背之上,不管是从任何的角度看来,她都是绝对的完美, 完美得令人震惊、令人癡迷!
 
  全场的与会人员,全为这个女人而屏气凝神,深深地被眼前的绝色所震撼! 
  那张脸,美得惊世骇俗、美得无与伦比!
 
  此时的张丽如刚过三十,正处於女人一生中的盛放芳华,与生俱来的媚态风 姿,再加上这些年来,杨野努力不懈的注灌与滋润,使得她更加散发出惊人的丽 色!她的肉体越来越圆润、熟透,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满溢出那少妇风情与诱人 媚态。
 
  她的娇靥越来越美丽,气质越来越出众!端庄圣洁和性感妩媚结合一起的她, 散发出惊人的丽色,每一个见到她的男人,无不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这位是杨董事长的丽如夫人!」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董事长特别助理小 赵,开口介绍道:「杨董事长吩咐,在他不在的期间,杨氏上下遵循夫人之命行 事。」
 
  所有人皆深吸一口气!心里都忍不住有些质疑……
 
  「没听说董事长结过婚啊!何时冒出这么一位漂亮的夫人?」
 
  「天啊……实在是太正了!」
 
  「也只有这么美丽的女人,董事长才会看上眼。」
 
  「漂亮是漂亮,就不知道能力如何……」
 
  「一定只是个漂亮的花瓶,要不然怎么会没在公司里管事!」
 
  「妖精啊……」
 
  就在有人低头沉思、有人小声议论之际;特别助理小赵,开口说道:「请大 家将手上的案件送到我这里,请夫人先过目,然后大家可以先回各自的办公室, 下午一点半再继续会议。」
 
  命令下达,众人虽然有些疑惑,仍然贯彻执行,将手上的案件交给特别助理 后,纷纷离开了会议室。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张丽如便轻启朱唇道:「赵特助,麻烦你将这些案件送 到董事长办公室,这段时间,除了开会之外,我都会在那里,饮食问题就麻烦你 了。」
 
  「好的。」赵克硕恭身回答道。
 
  张丽如随即站起身子,迈着高雅的步伐,离开了会议室。
 
 ********************************* 
  下午一点半,在相同的会议室,聚集了相同的人。
 
  张丽如端坐在主席的位置上,前方的桌面上,放着三叠的卷宗……
 
  会议室里一片肃静,大家的眼睛,都直视着主席位置上的美人儿!
 
  张丽如擦着艳红色口红的小嘴,终於动了,「所有的案件,本人都已经看过 了,在我左手边的这些卷宗,我已经批示,全部中止。」说着,向旁边的特别助 理小赵,看了一眼。
 
  赵克硕立刻站了起来,将那一叠的卷宗拿起,分别发回至负责人的手上。 
  拿到卷宗的案件负责人,立刻你一言我一语地鼓譟起来,纷纷表达不满。 
  「请大家先安静一下,夫人有话。」赵克硕连忙发声制止。
 
  张丽如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才淡淡地开口说道:「你们手上的案件, 获利率太低了,与其浪费时间、金钱在这些案件上面,不如将其套取回现金!」 
  「可是……」一位专案负责人,举手发言道:「这些都是经过杨董批准进行 的,若贸然停止……恐怕不好交代……」
 
  「那又怎么样!」张丽如柳眉一扬,说道:「现在是我说了算。」
 
  那位专案负责人,只好讪讪地坐了下来。
 
  张丽如接着说道:「现在杨董事长在美国,正面临着对手严酷地挑战,如今 胜负难料,他正需要我们强力的支援为后盾,然而,这最强大的武器,便是一个 字──『钱』。」
 
  在场的所有人,闻言都暗自点了点头。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於是,张丽如指着右手边的一叠卷宗继续说道:「而这 些案件,我在上面已经批示了解决方案,请大家继续执行……」
 
  赵克硕又站了起来,将那一叠的卷宗拿起,一一送回至负责人的手上。 
  「现在……」张丽如凝望着桌上剩余的卷宗说道:「现在,只剩下这些最麻 烦的……我已经将它们集中在一起了,就让我们一起讨论,商议如何处理……」 
  「哪有这么简单……」底下的人忍不住嘟嚷起来。
 
  「请大家安静!」赵克硕又开口制止。
 
  等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张丽如这才又开口说道:「我当然知道没有那么 简单,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话一说完,张丽如的一双妙目,在所有人的身上转了一圈,看得每个人口乾 舌燥、心猿意马。
 
  美艳无俦的张丽如,无视於众人垂涎的目光,以平稳的口气说道:「麻烦的 问题很多,所以将它们凑在一块,一起解决,这样不就简单多了吗?」
 
  台下一片静默……
 
  於是,张丽如取下了最上面的一份卷宗,打开后说道:「如果大家没意见, 那么现在我们就开始吧!」
 
 ********************************* 
  张丽如在总部大楼整整待了四天三夜,所幸杨野的办公室里,卧室、浴室、 更衣室一应俱全,於是她便一头栽进工作里。
 
  其间,杨野的特别助理小赵,多次进入办公室里,倒茶、递咖啡、送餐点, 将夫人伺候得周周到到,并且担心张丽如娇滴滴的身子,受不了繁重的工作,而 屡屡提醒她休息。
 
  「请进!」听到敲门声,张丽如应了一句,依旧自顾自地埋首卷宗里。 
  「夫人,我给您送咖啡进来了。」小赵毕恭毕敬地规劝道:「也该休息一下 了,您实在太卖力、太辛苦了!」
 
  张丽如放下手上的笔,揉捏着自己的眉心,疲惫地说道:「这些都是杨家的 产业,身为杨家的媳妇,我又怎么能不尽心竭力呢?」
 
  听到张丽如的回答,小赵不由得越发敬佩杨野,心中惊讶地想着,「董事长 真是堪称男人中的男人啊!用尽手段、费尽心机所佔夺的女人,应该恨他入骨才 对,可是他却能将每一个女人,从肉体到心灵都彻底征服,这种本事实在令人震 惊!」
 
  小赵放下手中的咖啡,说道:「话虽然如此,但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若是您累垮了,董事长回国之后,非劈了我不可!「
 
  「放心吧,我还撑得住!要是真的累了,我会去卧室小睡一会。」张丽如说 完,抬起头来,展露出一抹倾国倾城的绝美笑容。
 
  小赵顿时一呆,被眼前这抹动人的微笑,震慑地说不出话来。
 
  「还有事吗?」张丽如看着小赵问道,那癡癡傻傻的模样,让她觉得有些好 笑,更有些自豪。
 
  小赵及时回过神来,看了眼桌上的档案,转移了话题道:「这些都是处理完 成的案子吗?」
 
  「嗯!」张丽如端起了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说道:「有些企划写得很不 错,只需稍微修改一下就好;有些企划就写得很不切实际,必须大事修改。」 
  「您的能力实在太强了!那些总经理、副总经理不敢决定的案子,都被你轻 轻松松解决了。」小赵满脸惊讶,佩服地说道。
 
  「其实『杨氏企业』本身就人才济济、底蕴丰实,那个色鬼领导人又雄才大 略,要处理这些事情,根本轻而易举!只不过他不在国内主持,大家不敢决定罢 了。」张丽如放下了咖啡杯,淡淡地说道。
 
  小赵抓了抓头发,笑道:「还是您有魄力!大家都怕杨董回国后责怪,所以 都不敢决策!尤其是那些杨董最重视的项目。」
 
  「管他去死!」张丽如皱了皱精巧的小瑶鼻,嘟了嘟小嘴说道:「我日子过 得悠闲,他偏要我出来管事!气死他这个死色鬼。」
 
  小赵呐呐地不知该怎么接话,只好说道:「那……我先出去!您别累坏身体 了。」
 
  小赵出去之后,张丽如继续振笔急书,投入了工作之中……
 
  经过了张丽如几天几夜的努力,其间召开了七次紧急的高层会议,终於使得 『杨氏企业』转危为安,她的商业管理能力,更是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与讚扬。 
  在杨野去世之后,张丽如一肩扛起『杨氏企业』,她外抗强敌竞逐,内压诸 子争食,在她十余年的管理之下,『杨氏企业』不仅没有倒下,更是稳定发展, 直到她也撒手人寰,接手的王郁菁不论是手段与威望,皆略逊张丽如一筹,在杨 野诸子的明争暗斗之下,庞大的『杨氏企业』才开始分崩离析……
 
 ********************************* 
  当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张丽如直接从『杨氏企业』总部大楼的地下 室,坐上了载她来的那辆箱型车。
 
  几天没日没夜的工作,让这些年一直养尊处优的美娇娘,有点感到吃不消, 於是她闭上了动人的双眸,假寐片刻!
 
  过了半个多钟头,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张丽如微觉诧异,睁开了那双妩媚的 眼睛。
 
  接着听到了开车门的声音,只见两个小男孩,一个五岁左右,另一个大约三 岁,蹒跚地爬上了车,直接扑向张丽如。
 
  「妈妈!」两个孩子开心地齐声大喊。
 
  「杨铮、杨铎!」张丽如惊喜万分,笑靥如花地抱紧两个孩子,「你们怎么 来了?」
 
  「是爸爸打电话要赵叔叔带我们来的。」五岁大的杨铮,回答道。
 
  「心肝宝贝,妈妈想死你们了。」张丽如抱着两个孩子,在他们的小脸上猛 亲,两张可爱的小脸蛋上,很快就佈满了艳红的唇印。
 
  车子接着又缓缓地开动了,张丽如赶紧松开手,「车子要开了,铮儿快点坐 好!」
 
  杨铮听话地在妈妈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张丽如顺手将杨铎抱起来,坐 在自己的双腿上。
 
  「这些日子,你们在家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乖乖听话?」张丽如慈爱地问 道。
 
  「有。」两兄弟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当『后宫』中的禁脔生下孩子之后,只要满两周岁,杨野便带回家里由褓母 统一照顾,并且聘请第一流的老师授教,每隔一段时间才带回妈妈身边,母子相 聚。
 
  「铮儿,你有没有惹爸爸生气?」张丽如温柔地问道。『知子莫若母』,她 知道这个儿子最是调皮,经常被父亲杨野修理。
 
  「……」杨铮垂着小脑袋,不敢回答。
 
  「上次哥哥被爸爸罚站。」坐在妈妈怀里的杨铎,突然冒出一句话。
 
  「哦,为什么被处罚?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惹爸爸生气?」张丽如感到有些 意外,但依然和颜悦色地问道。
 
  在母亲的催促下,杨铮才怯生生地回答道:「跟……跟哥哥们打架……」 
  「你又跟哪个哥哥打架?」张丽如有些不悦地继续问道,「是不是杨镇大哥 哥?」
 
  杨铮摇摇头,依旧不敢吭声。
 
  「那到底是和谁打架?」张丽如的脸色越来越沉,她最害怕自己的孩子,与 其他兄弟们不合。
 
  「是杨钢哥哥还有杨锐哥哥。」小杨铎又在妈妈怀里发话。
 
  张丽如很是生气,拉高声调,接着问道:「为什么?」
 
  杨铮这才嚅嚅说道:「他……他们说……他们的妈妈最漂亮,我就说我的妈 妈才是最漂亮!是他们……先推我的……」
 
  「我的天啊!你们就为了这点小事打架?」张丽如伸手轻抚额头,不禁好气 又好笑。
 
  「本来就是妈妈最漂亮嘛……」杨铮小声地说道。
 
  张丽如无奈地摇摇头,得知孩子们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母亲,才一言不合打了 起来,想到爱儿护母,芳心早已甜如蜜糖,刚刚的气恼也已经被慈爱所淹没。 
  「你知道他们和杨镇大哥哥的妈妈是谁?」张丽如恢复了轻声细语。
 
  「是菊瑛妈妈。」杨铮听到母亲的语气不再严厉,於是抬起头回答道。 
  「那菊瑛妈妈对你们好不好?」张丽如接着问道。
 
  「好!」杨铮回答道。
 
  「菊瑛妈妈很疼我们。」小杨铎也不甘寂寞地说道。
 
  「那就对了!」张丽如循循善诱地说道:「如果你打伤了他们,菊瑛妈妈会 不会很难过?」
 
  杨铮点了点头。
 
  「如果他们打伤了你,妈妈会不会很难过?」张丽如指着自己继续问道。 
  杨铮又点了点头。
 
  「那你是想让菊瑛妈妈难过,还是想让妈妈难过?」张丽如一双美眸,紧盯 着儿子的小脸。
 
  「都不要……」懂事的杨铮,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我不要妈妈难过。」 
  「那你以后就要乖乖地听妈妈的话,不可以再跟任何一个兄弟打架,知道了 吗?」见儿子如此懂事有孝心,张丽如非常满意。
 
  「我知道了,妈妈。」杨铮乖巧地回答道。
 
  「妈妈,我有乖乖听妈妈的话。」偎在妈妈怀里的杨铎,也奶声奶气地回答 道。
 
  「嗯,铎儿最乖了。」张丽如微笑地看着怀抱中的乖巧儿子,心满意足! 
  可是,她却不知道,在二十年后,怀抱中的儿子,与她留给赖家的另外两个 儿子──赖启豪和赖启傑,三个人展开了一场骨肉相残的悲剧。
 
  那时,『杨氏企业』已经扩展成为『杨氏跨国集团』。
 
  赖启豪与赖启傑,光明正大地挑战『杨氏集团』,而当时的杨铎,以『杨氏 集团』总执行长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应战!三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为了上一代的 恩怨情仇,为了一份价值数百亿的开发投资案,为了一张巨额的订单,更为了一 对惊世绝艳的姐妹花,彼此互不相让,欲致对方於死地。
 
  经过连番的恶斗,杨铎终将赖氏兄弟击败,更将二人逼向绝路,断送了宝贵 的生命!而当消息传来,张丽如那慈母的哭声,传遍了整座『后宫』…… 
  手心、手背都是肉,叫她如何不悲、如何不痛、如何不哭……
 
  而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张丽如一手轻抚着爱子杨铎的小脑袋,抬头望向窗外,因为前方红灯亮起, 车子在一条巷口停了下来,她的视线正好看进了巷子里,见到了一块老旧的铁板 招牌。
 
  虽然招牌更觉斑驳,却依旧在风中飘摇着。
 
  脑海深处的回忆,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另一只玉手,忍不住轻抚着自己怀有 两个多月身孕的小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地说道:「看来……我是永 远无法砸掉这块『神算』的招牌了……」
 
  接着,娇美秀艳的俏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那神情充满了母爱的光辉! 
                (完)
 
  如蒙不弃,请耐心等待:杨野的禁脔系列八──国际女刑警~椎竹薰子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